/!无广告!

  顿时王海就吓尿了:“不……不要,我知道错了,别杀我,我不是故意害死老杨的!我不是故意的!”

  王海直接就吓软在地上痛哭流涕起来。https://跟着他来的其余两人也瑟瑟发抖。

  杀人灭口,这是最简单保守秘密的办法,只是王海等三人不愿意相信而已。

  工头也吓呆,他从没见过这么可怕的东西。

  这木符已经打破了他的世界观!

  陈天养也满脸震惊,没想到这木符竟有如此恐怖的能量,不过他的见识比工头、王海广多了,知道这世界有玄门的存在!玄门之人最擅长的就是这些东西!

  “饶命……救救我!”王海惨叫时,一道黑影就要扑上他。

  “你愿意说了么?”陈旭问。

  “我愿意!”

  “好!”

  陈旭手指轻轻在木符上一点,瞬间光芒散落。

  而几道黑影也凝固在地上吓得瘫软的三人面前不动弹了。

  王海冷汗涔涔,脸色惨白。

  “我都说了……陈先生你帮帮我……”

  而此时帝都城郊一幢别墅中。

  一名白眉白须老者,眼内闪过一道震骸的精芒。

  面前祭坛忽然传扬出巨大的力量波动。

  “不好!”老者惊呼声疯狂后退,顺手将站在他身边的田虎护住。

  轰隆!之后一秒,祭坛爆炸!将上面摆放的祭祀做法的法器全部炸烂。

  田虎吓得魂不附体,见爆炸的波动被老者拦住,才松口气。

  “欧阳大师,什么情况?”

  欧阳正行脸色凝重道:“有人破掉了我的魂符!”

  “什么?怎么可能?”田虎震惊道。

  欧阳正行是北方玄门里有名的能者,跟北方玄门第一人房立农齐名,不过这欧阳正行不走正道,手上血腥无数,所以,名声上无法跟房立农相比。

  但实际两人在玄术上的造诣,欧阳正行还要稍稍强悍一分。

  房立农自己都曾亲口承认。

  这样的大猛人布局怎么就被人破了?

  田虎一脸不能置信。

  欧阳正行脸色凝重道:“对方有高手!”

  “那我们该怎么做?”田虎问。

  “虽说对方破局,但不用害怕!在帝都,除非朴算子或叶天南亲来,其余没谁是我欧阳正行放在眼里的!”欧阳正行傲气道。

  田虎听到这话后,松口气。

  欧阳正行道:“我们得换个地方了,对方应该已经发现我们的位置了!”

  “好!”田虎闻言后立刻安排。

  而欧阳正行和田虎撤离时,陈旭已得知了一切从小会议室里离开。

  一出门,就有工人跑来。

  “不好了陈先生、工头,有关部门的人和警察来了,说是要停工!”

  陈旭淡淡一笑:“是么?我去处理!”

  陈天养将陈旭拉住:“死人是大事儿,他们借题发挥会很麻烦的!你耐心点!”

  陈旭笑道:“谁借题发挥不一定呢!天养叔,这事儿你不用惯了!我来!”

  “好!”陈天养点头。

  很快,陈旭来到工地门口,一名大腹便便的男人带着一群人吩咐。

  然后一脸威严的询问工人:“你们负责的怎么还没来!”

  陈旭笑眯眯的上前:“我在这!”

  男人说:“你们工地出了严重安全事故,必须停工!你得跟我们去协助调查!”

  陈旭点头:“好,配合国家工作是我应该做的!我先去交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傻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名门婚宠只为原作者金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佛并收藏傻婿最新章节